浦山讲坛

“浦山讲坛”第2期:“中国的企业债务、杠杆率与金融稳定”

日期: 2017-10-26
浏览次数: 177

 

浦山基金会学术委员会主席、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;CF40学术委员会主席、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;CF40学术顾问、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许宪春;CF40成员、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、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陈剑波、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;CF40特邀研究员、中银国际证券研究部主管程漫江;CF40•青年论坛会员、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何平、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研究员李宏瑾、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国际部主任万泰雷、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经济发展研究室主任徐奇渊、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、中国建设银行金融市场部市场研究处处长张涛、北京师范大学国民核算研究院讲师张勋;中央政策研究室等部门的有关领导及部分青年学者、青年研究员参加了本次会议。

本次会议由浦山基金会副理事长、上海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海明主持,中国世界经济学会战略合作,交通银行协办。

“浦山讲坛”第2期:“中国的企业债务、杠杆率与金融稳定”

 

【精彩回放】

“浦山讲坛”第2期:“中国的企业债务、杠杆率与金融稳定”

余永定:中国企业债-GDP比动态路径研究

摘要:关于去杠杆的国际经验,过去的二十多年当中我曾经不断地碰到过这样的问题,大家也都同意这样一种看法,就是杠杆率不能增加得太快。为什么杠杆率增加得太快会有问题呢?因为往往涉及到资源配置的低效,而且增加得太快有可能导致金融危机。为什么会导致金融危机呢?我始终没有得到过非常明确的答案,无论是看文献还是各个时期的争论基本都是这样,如果负债率过高的话贷款人就害怕了,要求利息率要上去,杠杆率就会上得更快,贷款人就会更害怕,也就不贷款了,危机就爆发了。

“浦山讲坛”第2期:“中国的企业债务、杠杆率与金融稳定”

黄益平:中国杠杆率为什么这么高?

摘要:现在杠杆率到底为什么这么高?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?针对杠杆率高一个简单的批评就是钱发多了,借贷变成了负债,但更值得关注的是中国企业负债率高有特定的原因,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融资结构主要是依赖于间接融资,尤其是银行信贷。2007年以来资本产出率一直在上升,也就是资本效率在下降。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僵尸企业的比例开始上升,导致资本利用效率下降、资本产出率也在下降,最后导致杠杆率增高。

“浦山讲坛”第2期:“中国的企业债务、杠杆率与金融稳定”

许宪春:中国当前的债务问题正在改善

摘要:"有了国家和地方资产负债表,我们就可以观察国家和地方及其企业、居民、政府的资产负债规模、结构状况、资产负债净额,和杠杆率情况等,并分析判断其合理性。" 从当前进度来看,预计2018年左右能够初步完成2015年国家资产负债表,2020年前初步完成地方资产负债表的编制工作。但在上述过程中,仍有一些关键问题需要解决,如资产负债范围的界定问题、资产负债的估价问题、资料来源问题等。

“浦山讲坛”第2期:“中国的企业债务、杠杆率与金融稳定”

徐忠:降杠杆并非利率越低越好

摘要:当前去杠杆的关键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强化债务约束,并以此提升资产回报率和全要素生产率,通过实体经济结构的优化调整和提质增效,实现可持续地降杠杆。"虽然去杠杆能够促进经济增长,但要合理把握去杠杆的节奏。"既要避免过快压缩信贷和投资可能引发的对经济增长的损害和"债务-通缩"风险,也要避免杠杆率上升过快而引发债务流动性风险和资产泡沫。


 

扫一扫关注微信
扫一扫关注微博
Copyright ©2005 - 2013 上海浦山新金融发展基金会
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
TOP